欢迎访问石家庄时代春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墙体广告公司

新闻分类

产品分类

联系我们

石家庄时代春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地  址:石家庄万达广场B1区4号1单元1003室 
电  话:0311-85063601 
手  机:13933022997 
           15100114321 

网址:www.hbsdcq.com

E-mail:chunqiu_2009@163.com

互联网公司掀起“农村刷墙”运动 蕴藏经济结构变迁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新闻

互联网公司掀起“农村刷墙”运动 蕴藏经济结构变迁

发布日期:2018-06-23 作者: 点击:

 最火的互联网企业也许占据了流量的入口、拥有强势的传播渠道,但在农村低矮的土墙砖墙石墙面前,它们暂时还必须低下头颅。在这方面,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的农民张跃拽无疑具有相当的发言权。

  作为一个从业10多年,手下有五六十名农民工的刷墙包工头,张跃拽在农村刷过数不清的墙体广告,这些广告里藏着经济结构的变迁,也藏着城乡的鸿沟。

  他把手机广告刷到过甘肃酒泉的土墙上,也在杭州和南京的高速路旁喷绘过新款汽车。在某些整治农村墙体“牛皮癣”的行动中,他奉命在墙上刷上成片的“八荣八耻”“二十四孝”或者“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”。

  这个行当类似农事,稳定又讲究时节。夏末联系农药化肥厂商咨询意向,秋天天气转凉,白酒厂家会主动上门洽谈。但张跃拽注意到,近几年来,农药、小家电、农副食品之类的刷墙需求越来越低。传统产业中,只有大家电和汽车仍乐意“上墙”。现在,他接到的刷墙大单,从过去的创维、联想,逐渐变成京东、天天快报和火山小视频。

  在张跃拽生活的村里,宽带运营商的蓝底白字墙体广告已然斑驳,明星林志玲代言的太阳能热水器的喷绘也掉了色,爬山虎即将爬到美女脸上。张跃拽近几年的刷墙广告业务总体少了三成。但希望也在眼前:一家互联网问诊公司聘请他在全洛阳的农村刷下“下载XX主任帮,从此行医不用慌”的标语,其中一条,就在他自家门口。

  

 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,截至2017年6月,中国农村网民规模为2.01亿人,农村互联网普及率升至34.0%,但仍低于城镇35.4个百分点,拥有巨大的增长潜力。

  作为大数据的敏感末梢,张跃拽发现,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,互联网成了他生活里无法避开的词。他仍在城市打工的花甲老父花4000多元购买了智能手机,回家时不再和他聊天,而是自顾坐着看网络视频。

  早在2015年,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就自豪地宣称,阿里在农村潜力巨大;小米科技公司创始人雷军也在一个峰会上断言,中国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在农村。

  恰巧从那一年开始,张跃拽接到阿里、小米、优酷等互联网企业的刷墙订单。

  

  陈振彬这类人是互联网杀入农村的关键。他们介于城乡之间,有一定的文化素养,又熟悉农村情况,能承接各类企业在农村的推广业务。比如,派发传单,帮村民下载App,以及最传统的——刷墙广告

  针对南阳周边的乡村,陈振彬先后接过化肥、家电乃至汽车等商品的推广任务。其中黏性最大、至今仍在经营的项目是“光伏进村”,教农民使用光伏电池发电、赚钱。

  他自己的娱乐生活也日渐被抖音、快手以及各色新闻客户端充斥。偶尔回老家,他弟弟家覆盖无线网络的小卖部成了村里实际上的“中心”——每天都有老老少少十几口人蹲在屋里蹭网。

  这里是他新业务开始的地方,也是北京上海互联网圈子里手机App数亿装机量神话的源起之处,正如那些十亿、百亿大生意的最末一环,依旧要被喷射在农村的土墙上。整个2017年,他最难忘的一项工作是招呼村民通过某视频App观看网剧,拍下村民环绕手机围观的合影后提交,一张优质的照片能帮他赚到500元。

   

  毫无疑问,互联网正以一种“土洋结合”的方式渗透进中国农民的生活。陈振彬发现,南阳周边的村子,网购家电已经蔚然成风。独特之处在于,第一家尝试的大户如果选择了京东,全村都将成为它的拥趸。反之,如果领头人在苏宁获得了好的初次体验,影响亦将覆盖全村。

  即使在消费升级的年代,全村购买同一品牌的“海尔村”“创维村”依旧屡见不鲜。最基层的老百姓仍然极度相信熟人口碑。这也可以解释,在很多小镇,基于人际关系的微商比正规电商风头更劲。

  这其中隐藏着一条逻辑:在农村,互联网日益重要,但还没那么重要。

   陈振彬见证了那些在都市中“攻城拉掠地”的热门App如何在农村泥土里匍匐前进:他能从火山小视频一周领走1300元报酬,任务就是帮其在村里散发彩页,然后举着二维码让村民扫描,登记下每一个名字;或者手把手教农民下载银行理财软件,帮他们录入身份信息,告诉他们只要注册,就有“20元返现”。

  比起城市里铺天盖地的硬广和无孔不入的软广,农村的营销更为直接。张跃拽曾试着推销一款打着“看视频能赚钱”旗号的app。他当时的任务,是走进每个村里的小卖部,和老板用方言套近乎,说服他们在店里挂上App的二维码。在2个小时里,他递了6支烟,喊了3次“兄弟”,成功谈成4家,由此收入80元。

  店主们欣然应允亦有理由:从他们店中的二维码下载的每一个用户,都将为其带来2元返利。

  作为刷了十几年墙体广告的老江湖,张跃拽明确声明,城里人关注的那些或有趣或低俗的农村标语其实都是“扯淡”的噱头,越是玩花样的商家,商品往往越缺乏优势。真正行业领军的企业,广告往往简单,恨不得只刷品牌和商标。他的认识是,墙体广告至多让村民知晓品牌,真正想改变这些田间地头老百姓的生活,要么符合刚需、极具优势,要么离不开复杂的线下活动。

  新时代带来的便捷和风险一同涌入农村,泥沙俱下,部分村民因此更加保守。国家市场监管数据表明,2017年农村相关消费投诉量达7.35万件,同比剧增66.4%,高于城镇20.5个百分点。农村消费者在消费品质、网购行为比例、使用“第三方支付”频率等指标上仍与城市差距明显。“今天又有卖保健品的来村里骗钱了”,或者“隔壁老婆儿的棺材本都弄没了”。

  最终,复杂的农村社会选择原始的方法解决信任问题——相信熟人,陈振彬对此感受深刻。他在村里推广某银行App时,不乏村民将二维码视作可怕的黑洞,“扫一下钱就没了”。直到确认陈振彬本地口音,籍贯也在附近村落后方才安心。

  如果缺乏陈振彬这类人,互联网单纯依照城市的逻辑杀入乡村,着实前途未卜。当前互联网应用的操作对于部分农村居民而言,依旧过于复杂。仅仅是输入验证码注册、核实身份信息等步骤对他们来说就已过于复杂。曾经,他也真的遇到过村民求助,“‘按任意键激活’的‘任意键’在哪?”

  

  陈振彬看到了城乡之间的机会,他们在从事刷大墙、发传单、下载App这些粗砺工作的同时,逐步有了契约精神,掌握了基本的互联网操作,熟悉了外面的世界,也开始思考连接城乡的新的可能。

  陈振彬就开始琢磨土地流转中介的可能。他发现很多企业或种植大户有集中土地的需求,但他们在村里没有熟人,亦不清楚土地的质量和背后的手续问题,于是把这项业务印在了自己的名片上。

  家里人原本希望他出去打工赚钱,觉得在农村没有出路,而他天天接触的网络世界像是传销。他曾尝试帮品牌组织过农村集市式的营销活动。以互联网的眼光来看,这无疑“太重”,却又是在农村屡试不爽的方法。但他的家人一度觉得他被洗脑,没收了他的电动车,禁止他进家喝水,逼他只能在村头的树荫下午睡。成功那天,他买了零食和酒,躺在自家玉米地里痛饮了一番。

  眼光投射到更广阔的领域,农村愈发需要城市的帮助,而不应该单纯被抽血。陈振彬后来在超市打工,一度做到执行店长。当时的他经常收到各种农产滞销的消息,时常发动人脉,带着各色朋友去田间地头救急。
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hbsdcq.com/news/383.html

关键词:户外墙体广告,墙体广告,墙体广告公司

最近浏览:

1527490037836784.png
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hbsdcq.com/ 石家庄时代春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专业从事于户外墙体广告,墙体广告,墙体广告公司, 欢迎来电咨询!
冀ICP备18023393号  Powered by 祥云平台  技术支持:墨点网络

热推产品  |  主营区域: 天津 上海 北京 河北 石家庄 衡水 保定 邯郸 沧州 邢台